首页 专题资讯 教育理念 正文

电影《起跑线》:戳中了万千父母的焦虑

发布:2018-08-15 14:38 来源:PiPaCode在线少儿编程



每到周末偷闲下来的时候,橙叔总是喜欢找找电影看看,上周末,朋友强烈推荐一部印度电影《起跑线》,说在里面看到了中国教育的影子。


这几年印度出产了不少好电影,从《三傻大闹宝莱坞》到《摔跤吧!爸爸》,今年连续上映了《神秘巨星》和《起跑线》,都有着不错的口碑,获赞无数。


这些电影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在娱乐中探讨社会问题。


《三傻》里调侃了古板、僵硬的教育理念,《我的个神啊》中讽刺了宗教派别的隔阂和愚昧,《摔跤吧!爸爸》则批判了重男轻女的传统,这一个个原本非常沉重的话题,被印度人机智的用充满喜感的剧情包装起来,让整个故事既有启发意义,又轻松、幽默,很有观赏性。


好的电影往往会带给我们很多启发,让我们开始思考和反省,甚至可以改变一个人。今天,我们就来谈谈最近还在上映中的电影《起跑线》。


片名叫做《Hindi Medium》,梵镜论坛将它译作了《起跑线》,这个译名可谓是相当传神。


 影片通过父母为孩子求学的故事,向我们解释了教育的真正意义。讲述的是印度德里一对有钱的夫妇拉吉和米塔为了让女儿皮娅能进入当地最好的私立幼儿园而绞尽脑汁的故事。



德里的幼儿园分公立和私立,而公立学校无论从环境还是背景都很差,是很多穷人家庭无奈的选择。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家长们偏好环境、师资都一流的私立学校。


不同的国度,同样焦虑的父母。

   

在皮娅入学这件事情中,重要的不是皮娅的想法和她的才能,这不是她的主场,这是她的父母为了她更美好的未来而主动选择的一场战斗。



片中,妈妈米塔之所以不计成本千方百计地要将女儿送入名校,就是出于对这套推理模式的深信不疑。米塔反复强调:女儿进不了好的学校,她自甘堕落、自暴自弃、自毁前程的几率便会呈指数级放大。作为一个妈妈,她当然义不容辞地要为女儿争取最佳的学习环境,把这种负面的可能性压到最低。


和妈妈米塔相比,爸爸拉吉的思维就似乎总是慢半拍。听从妻子的要求举家搬到学区房时,他对街坊邻居恋恋不舍,分离时还痛哭流涕;在妻子精心筹划的新邻居派对上,他和女儿当着举止考究的客人们大跳欢乐的舞蹈,气的米塔拉闸断电来缓解尴尬;到学校进行入学家长面试时,他甚至答得前言不搭后语,以至于前功尽弃。


在走后门、找中介、贿赂校长都行不通后,拉吉终于发现择校的形势远比他想象的严峻:他目睹凌晨的学校门口,等待放号的家长深夜便已大排长龙;也亲眼看到培训机构里的“小神童”几种语言随意切换,十八般才艺尽数掌握。他的女儿没有过人的天赋,他作为家长也没有提前培养的高瞻远瞩。纵然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小有名气,但在子女教育上,拉吉俨然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


走投无路的拉吉只能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政府规定名校为了照顾贫穷家庭也能享受优质教育的抽签入学制度。为此他带着全家入住贫民窟扮演穷人。不久前,他们还在身上堆满奢侈品渴望融入上流社会;一转眼,就不得不蓬头垢面、灰头土脸地在脏兮兮的小屋中体验生活的艰难。



影片的荒诞至此显露无疑,它让我们看到,中产阶级是一个脆弱而不稳定的流动群体,他们想被上层接纳但重重受阻(有些学校甚至告知不收商人的孩子),又不习惯和底层劳工推心置腹、深入交往。中产阶级作为社会的夹心层,始终处于焦虑状态的病因在于他们种种为上升所做的努力,到头来几乎都转化为无用功,在这种被迫抑或自愿的西西弗斯式的日复一日推石上山的苦役中,他们感到自己是被时代逼疯的精神病患者。



固然名校可能是公认的,但正如电影中呈现的那样,多少大大小小的培训机构和教育中介利用家长的焦虑赚足了利润。纵然,入学逐渐成了既得利益者才能玩得起的游戏,人们想要退出择校大战却又身不由己,没有天赋和家庭背景的孩子只能和彼此比拼谁更勤奋地上了更多培训班,学龄前教育彻底地从集体理性沦为了集体非理性:原本开发智力的目的已然变味,异化的童年早早成为了被资本扩张需求所压榨的新客体。



透过《起跑线》我们看到:当下的教育怪象表现为上层社会入学不费吹灰之力,底层人民听天由命、任凭抽签规则摆布,中产阶级绞尽脑汁,像拉吉夫妇一样几乎脱了层皮,变得里外不是人。为了择校,中产阶级付出高昂的金钱成本,以交换一个对阶级再生产得以相对平稳运行的乐观预期。


反观那句经典的宣传语“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我们警觉地意识到,这是一碗资本灌给焦虑家长的有毒迷魂汤。所有执着于给孩子提供最好教育的父母,往往容易忽视什么才是最适合孩子的。但成长的不可逆转性又让“最适合”成了一个没法被检验的悖论。对于绝大多数父母而言,他们简单粗暴地相信最好的就是最适合孩子的。


从这个角度我们再来解读电影的结局:拉吉和米塔让女儿放弃了名校,上了公立学校。这个“冲动”的决定单从人物性格上来分析显得太为单薄:难道真的有既得利益者愿意会为了弱势群体的权益牺牲自己的特权,从而给女儿上一堂“什么才是正义”的课吗?真正的有钱人恐怕会让孩子学怎么像自己一样利用规则吧。


于是我们只能倾向于认为,拉吉觉得女儿并不适合在所谓的名校就读。表面光鲜的上流社会事实上充满虚伪和冷漠,皆为利往来,很小的孩子就会排挤孤立不说英语的小伙伴,更何况那些城府莫测的大人;而底层的人们却在自己都拮据的时候,愿意和你分享他们的水和食物。站在不同教育理念的视角,我们可以将主人公的决定理解为更希望女儿学会善良、互助、关心他人等美好品质,而不是带有偏见和歧视的知识。


《起跑线》诞生在全球化的时代,在电影中我们看到学区房、摇号、走后门、教育商业化等现象并非特殊国情而是普遍现象,这让影片得以成为我们所处社会的媒介镜像。好的电影不负责解决问题(那大大超过了一部电影的能力),而是负责提出问题。《起跑线》想要问的正是这样一个有力却无奈的问题:是谁在推动教育的商品化、把孩子们驯养成了升学的机器?而我在看完它后最深刻的感想是:关于这个问题,我找不到答案。



影片还揭示了一点:不同阶层家庭的孩子,一开始就不在一个起跑线上。

穷人的孩子即使侥幸和富人的孩子进入同一所学校接受教育,但在学习的过程中,他还需面对并克服学习之外种种难以忍受的压力和隔阂。


在孩子的成长中,学习不是全部。父母的见识、眼光、身家、圈子、社会背景,都会对孩子有影响。



讲的是印度教育,却拍出了许多中国家庭面对教育时的酸楚。


教育的本质不是生意也不是竞争,皮娅转入了当地的公立学校,让孩子学会如何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如何与这个世界相处。

 

如果有一天,教育不再是进入某个群体的门票,而是追逐梦想的船桨,每个普通人都能拥有,人们才能真正体会到教育的意义,而不是挣破了头。

 

愿大家都相信世界是美好的,世界才会真的是美好的。



一周排行
PiPaCode

PiPaCode,专注6-15岁少儿编程教育,是广州首家拥有少儿编程自主知识产权的科技教育公司,坚持走科技创新之路,秉承南粤羊城低调务实的精神,扎根广佛,砥砺前行,潜心研发适合中国学生的少儿编程软件和系列课程。已推出的课程包括:PiPa积木编程课,CodeMonkey闯关编程课,3D打印,Arduino,C++,Python人工智能,电子电路等科技课程。旗下有PiPaCode在线少儿编程和PiPaCode科技创客中心两大品牌,为推动中国孩子的兴趣培养、创新创造以及实践精神贡献力量。

联系我们

广东种子力量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官方网址:www.pipacode.com
服务电话:(020) 8925-5356
服务QQ:281753448
邮件地址:service@pipacode.com
总部地址:广州天河区天汇创意园314-315

扫一扫
官方服务号
课程购买
Copyright © 2018  让一部分孩子先看到未来   粤ICP备18025193号-2